阜南新闻网
首页 生活 教育

外卖小哥的世界杯:送餐时问比分 能吃苦才能赚钱(6)

2018-07-11 09:11 新华网

没想过改行,“学历不高,能干吗呢?”

除了送外卖,向华还帮顾客排队。北京簋街上有几家网红餐厅,门口永远排着长队。向华每天都在朋友圈发一个小龙虾的图片,“接单中,排队,拿号”。

他在东城簋街送单,租的房子在顺义,上下班往返就得俩小时。

阿根廷队被淘汰那天,他接到的单特别多,一着急,送餐时闯了红灯。曾有个外卖小哥不小心蹭了宝马,幸好有保险,骑手没有赔钱。

去年的中秋和国庆,两个假期连在了一起。少了一次促销的机会,许多外卖小哥的生意也受了影响。大家在一块喝酒聊天时,聊着聊着就哭了,“不干了,想回家了”。

杭州的外卖小哥们遇到过一次职场危机。去年7月,西湖边上一家餐馆发生了煤气爆炸,事故造成了两人死亡,46人受伤,周围的几家店都受到了波及。没多久,杭州城的餐饮店开始了一轮排查整改。

烧烤一条街上的店基本都关门了,小哥们接不到单,干脆趁着那一个月轮流放假。

将近一个月,胡根伟每天只能接到十几单,那个月他只拿到四千多元的工资。

幸好,一个月后,饭店陆续开门了,胡根伟注意到,一家总是用液化气瓶子连口锅直接做炒饭的铺子,改用了电磁炉。

这条街上房租贵,一家十几平方米的小披萨店,一年的房租就要16万元。胡根伟眼看着各种店开了倒,倒了开,一个个招牌带着店名来来去去,陌生的店员慢慢熟悉后又离开,循环往复。他的同事也来来去去,许多人干一阵子就辞职了。两年下来,胡根伟成了老员工。

一连串的订单送完,比赛也结束了。胡根伟还在半路上,找不到任何一块屏幕。在十字路口等灯时他拿起手机,同事们正在聊天群里讨论结果,巴西队赢了。

沿街的店面开始陆续打烊,灯光一个个熄灭,铁门一扇扇落下。只有生意最火的一两家馆子,还有喝好了不肯走的客人在里面坐着。

外卖小哥有些收工回家了,有些回到这条街上继续等单。大段的空闲时间出现了,有人会拿起手机,开始看比赛重播。

有几位小哥并不都是球迷,但也凑到一起“感受气氛”。

据一位外卖小哥解释,这段时间送宵夜,顾客往往都在看球,自己也看球的话,就能搭的上话,遇到准备“上天台”的顾客,还能安慰一句。

“赌球输了的人多了,小龙虾的价格都跌了。”有人开起了玩笑。

胡根伟6月的手机流量,超出了套餐8个G,多花了80多元。他干脆在7月份办了个不限流量的套餐,可以随便看视频了。据他所知,许多同事都是这么办的。虽然他听说,使用流量达到某个上限,就会限制上网速度。

“下个月再换回来。”他说。

“我赢了!耶耶耶!一百多到手了!”陈双喜的彩票中了,他抬头朝着旁边臭豆腐店的老板喊了一句,“哥,你买了吗?”

“买了。”

“买了多少?”

“三千,巴西。”

“内马尔这次状态不错,梅西真可惜。”胡根伟想起了前几天的比赛。

一个客人正从店里出来,恰好听见这句话:“梅西下一届应该来不了了,C罗倒是还能来。”。

“法国队的那个年轻人真厉害,对,就是叫姆巴佩的那个,跑得真快。”

第二天晚上,下着雨,空气依旧潮湿,比赛继续。胡根伟晚上9点就回了家,连续加班了半个多月,他有点累了。晚上10点整,瑞士和瑞典的比赛开始。老婆哄着孩子睡了,开出租车的室友也还没回来,他自个儿瘫在沙发上,就着可乐开始看球。

下一场凌晨两点的比赛有他喜欢的英格兰队,但他“天天熬夜”撑不住了,睡觉去了。

即使是最累的时候,他也没想过改行。“学历不高,能干嘛呢?”(文中向华为化名)(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 张渺)

(原标题:外卖小哥的世界杯:送餐时问比分 能吃苦才能赚钱)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
皖IPC备09028595号 皖网宣备110026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6*768分辨率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新闻中心 | 供稿服务 | 图片库服务 | 广告服务 | 招聘信息 |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刊用本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