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南新闻网
首页 生活 教育

外卖小哥的世界杯:送餐时问比分 能吃苦才能赚钱(5)

2018-07-11 09:11 新华网

只要吃得了苦,钱能赚的

世界杯期间巴西队的第一场比赛是在6月18日,恰好赶上了端午节。几个外卖小哥站在街边一起吃粽子。剥粽叶的时候,大伙儿手机的接单提示音已经催了好几轮。

外卖兴起仿佛就是这几年的事情,两年前,胡根伟一天最多接30单。这段时间,他最多一天接过80多单。

2013年11月美团外卖正式上线,2014年10月,饿了么覆盖了全国200多个城市,2015年7月,百度外卖开始融资。张莹琦告诉中国青年报·中青在线记者,截至目前,今年的俄罗斯世界杯期间,相较于4年前巴西世界杯期间,夜宵订单增长了4000%以上。

接单量上去了,遇见的人和事也像世界杯赛场的足球一样变幻莫测。外卖小哥小林正在为差评的事揪心。他遇见个男顾客,在网上下单买了两箱水,他取了水走到半路,又接到顾客打电话,叫他捎带着买一包烟。小林返回去买了烟,送到指定地址,搬着两箱水爬到四楼,把东西交给顾客。那个顾客又叫住了他,说是家里还有些垃圾,要他顺便带下去。

小林没办法拒绝,下一单却还在等着他。他怕耽误了,挨差评和投诉。

但最让小林难受的,还是挨客人骂。杭州连续几天的大雨,一次送餐时小林迟到了。对方已经退了单退了款,又额外要求他赔钱,30多元的餐要求他赔50元。

“做人讲点道理嘛。”小林觉得委屈。

“给你这种人还用讲道理?”接着,对方开始拿脏话骂他。

“送晚了,是我的错,钱,我也可以赔他,但他凭什么可以践踏别人的自尊,都是人。”小林向胡根伟倾诉。他更担心的是被投诉,扣钱。他给胡根伟发了视频聊天,在手机屏幕的另一端流眼泪。

胡根伟只能安慰他:“没事,没事。”

小林今年20出头,是个大学生。他从乡下老家考到了杭州,暑假选择不回家,在杭州找一份临时工。送外卖是个好选择,上手快,赚得也算多,除了累一点。两个多月刨掉生活费,差不多能净赚一万多元。

送餐用的电动车他得自己买,选的是分期付款。胡根伟是过来人,帮小林算了算。等9月份开学,小林打工结束,车钱也差不多还清了,到时候把车转手卖了,最多亏一千块钱。

夏天是杭州最热、最潮的时候,也是“送外卖最赚钱的时候”。用胡根伟的话说,“只要吃得了苦,钱能赚的”。

小林管胡根伟叫师傅,平时也由他带着。胡根伟一共带过4个这样的“徒弟”,他照顾他们,传授一些送餐路线之类的经验。更多时候,他安慰他们,关于差评、生活压力,各种各样的事情。

“我就怕他们一钻牛角尖就出不来了。”胡根伟说。

经常有同事找他聊天倾诉。他人缘好,年龄算大的,很早就出来打工,在外卖小哥当中,算是“经历过事情多”的。

这群人里,比胡根伟年龄更大的是詹发顺,他今年已经42岁了,常常调侃自己是“外卖大叔”,不再是“小哥”了。

他来杭州同样也两年了,十几年前他曾在这个城市生活过。“南京、武汉、唐山……”老詹挨个数自己闯荡过的地方,他从初中毕业就开始离家在外,到处打工。再次来到杭州,他觉得“变化太大了”,送外卖又让他迅速重新熟悉了这个城市。

他算不上是球迷,可好几场重要的比赛他都看了。夜里下了班他躺在床上,在黑暗中把手机举在脸前看比赛,第二天跟同事聊天的时候,几个知名球星的名字能随口叫上来。足球让他觉得“全民互动参与感很强”“很热闹很开心”,跟同事和顾客也有了共同的话题。

老詹一直是跑夜班送餐,来杭州两年,他没在凌晨两点之前睡过觉。除了春节,或是“生病没办法”,他每个晚上都会骑着电动车,奔行在杭州下城区的街头。在这片区域,他算的上是“单王”。

他的儿子快要上初中了,留在江苏老家。他送单忙,儿子上学也忙,父子俩十天半月的才会视频聊个天。

他想让儿子把书一直念下去,“最低也是大学”。

送一单就是一单的钱,休息一天就是一天的损失

胡根伟回到烧烤一条街时,下一单的餐已经备好了。

他跟陈双喜擦肩而过,百忙里问了一句:“你买了谁?”

“巴西。”

“几比几?”

“没买几比几,只买了赢。”

陈双喜不乐意猜具体的比分,觉得不容易中。胡根伟正相反,他觉得猜比分更刺激,赔率也高。

“反正就是玩嘛,图个开心。”胡根伟乐乐呵呵地说。他许诺,要是赢了,就请所有的同事喝红牛,三十多个人一人一瓶。

他几乎每场比赛都买,由于不喜欢日本队,比利时队对日本队的那场比赛,他故意买了1∶0、2∶0、3∶0,盼着日本队一个球都不要进。

他买的彩票大多都没有中,幸好买得不大,都是“十几二十块钱的”。他怕叫老婆知道,“要数落我的”。

他听说这条街上最火的那家店,老板一场球押了一万块钱。这个数字,足够让胡根伟支付4个月的房租。

他和老婆孩子,住在离烧烤一条街不到两公里的老小区里。两室一厅的房子,胡根伟一家占据了其中的一间卧室,10平方米左右的房间能摆下一张大床和衣柜。

另一户是开出租的,杭州本地人,男主人开的是夜班,凌晨两点左右收车。胡根伟送完宵夜回到家也是差不多的钟点,两个人分别占据沙发的两端,一起看球。“那哥们儿爱喝白酒”,胡根伟咋舌。

胡根伟通常看不完一整场,就睡去了。早上他还得起来上班,上午10点到下午2点,是每天的第一个外卖高峰时段。

两年前他一个人刚来杭州送外卖,和4名同事合住在一起,共同分担3000多元的房租。每个月7000元的工资,他把5000元都寄回家去。

后来,他把媳妇和刚出生的儿子接了过来。他和媳妇是在江苏认识的,那时候,她是一家房产中介公司的业务员,他是经常往那处中介送快递的快递小哥。

杭州的气候和安徽老家差不多,闲暇的时候,他会骑着这辆送餐的电动车,带着老婆孩子去西湖边看音乐喷泉。那里一年四季人头攒动,夫妻俩搂紧了孩子,从人群中挤过去。水雾、水球和水柱打着转飞起来,被彩灯照着,遥遥能看到六和塔、雷峰塔。

这算是杭州离他们最近的景点,再远的他就没去过了,“没有时间”。送一单就是一单的钱,休息一天就是一天的损失。

他选择在世界杯期间加班送宵夜,为的是“多赚点钱”。他父母在老家,母亲在医院做护工,父亲在一片鱼塘里养鱼。胡根伟想早点攒够钱,在老家附近的城市买套房子,把父母接过去。儿子在一天天长大,他要给儿子攒学费。

这个年轻人从18岁就离开了家乡,走南闯北打工。他去沈阳做过“汽车美容”,在河北挖过藕,一天150元钱。

2010年他去北京找工作,差点被人骗了好几千元的押金。那一年南非世界杯,“wakawaka”的曲调响彻街头,球星斯内德和穆勒大出风头,西班牙队捧走了大力神杯。但那时,胡根伟对足球还不感兴趣。

小时候他在学校的操场上踢过几次球,但更愿意跟同学们一起打篮球。他出生和长大的村子有将近50户人家,放学后他还得下地干活,“哪有空闲”踢球。他父母都不看球,也没听说过村里有球迷。

他第一次完整看下来一场足球比赛,是在快递公司的员工宿舍里,恰逢2014年巴西世界杯。他记住了梅西、C罗、内马尔等一连串名字。

决赛那天,他捧着那时已然普及起来的智能手机,把耳机塞在耳朵里,看到德国队捧走了大力神杯。

(原标题:外卖小哥的世界杯:送餐时问比分 能吃苦才能赚钱)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
皖IPC备09028595号 皖网宣备110026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6*768分辨率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新闻中心 | 供稿服务 | 图片库服务 | 广告服务 | 招聘信息 |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刊用本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