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南新闻网
首页 生活 教育

90后“红娘”摸索年轻人相亲规律 练就“独门绝技”

2018-07-09 08:57 新华网

“我不是媒婆,我是90后的红娘。”团十八大代表陈玉婷笑着评价自己。

她的经历很传奇。1993年出生的陈玉婷,是浙江绍兴市小有名气的“红娘”,免费介绍成功了100多对年轻人,还是团越城区委兼职副书记。

年纪轻轻,为什么选择做“红娘”?这是很多人都会问她的问题。陈玉婷调侃,自己是一个“爱管闲事”的人。

她还在绍兴文理学院元培学院念大二时,有一次给朋友张罗着找对象,没想到就成功了。“太好玩了!看到他们很幸福,我觉得很有成就感。”彼时陈玉婷才22岁,过了一把“红娘”的瘾,突然喜欢上给别人介绍对象的感觉。

陈玉婷说,平时自己喜爱参加学校的青协的公益活动,性格开朗的她,喜欢交朋友,然而要做“红娘”,很快就发现资源枯竭了——毕竟只是大学生,认识的人太少了,不够介绍。

古灵精怪的陈玉婷想到一招,刚开始没事就去相亲会现场蹭会,找资源。比如,当地举办相亲会,她和好朋友到现场。她找到正在相亲的男孩说:“对面有一个女孩想要你微信,让我过来加你,你可以考虑考虑哦。”

很快,她要联系方式的目的就得逞了。她和朋友“如法炮制”,一场相亲会就能要到几十个联系方式。

在采访陈玉婷时,她拿出两个手机给记者看,“喏!我两个手机里的微信,加起来快有1万人了。”

说起自己的相亲模式,陈玉婷坦言是“小作坊”模式,不是“流水线”。“我一定要了解这个人,知道是干什么的,爱好是什么,最好与我要有共同好友,凭空找我介绍的,我一般不会急于介绍。”陈玉婷说。

什么是“小作坊”?她根据情况,问清楚对方喜欢什么样的男孩或者女孩。她在脑海里配对,觉得两个人兴趣和气质比较搭的,她才会介绍认识,不能通过比对经济条件,进行机械地配对。

在一些地方,会有相亲公园,父母把孩子的年龄、收入、工作、身高贴在墙上。有没有房子、车子,这是上一辈人最关心的问题。类似的做法在陈玉婷看来,都是违反年轻人的“人性”。

她直言:“年轻人又不是商品,为什么要被挑来挑去?”

她发现绍兴的年轻人有一个特点,不希望把自己的信息公之于众,最忌讳的就是被贴上“剩男”“剩女”这样的标签。

“精神上的门当户对比经济上的门当户对更重要。”陈玉婷直言,这是年轻人的婚恋基础。

陈玉婷认为,年轻人的婚恋必须要走心,不能单纯依靠大数据来配对,必须要依靠人与人之间坦诚的交流,这是感情的基础。不过,她看到,大数据可以起到初步筛选的作用。

要做好“红娘”,其实并不容易,需要高情商。陈玉婷根据90后年轻人的爱好来办活动。比如一些年轻人喜欢户外运动,她就会筛选出年轻人组织爬山活动。

“很快,就能发现一些人比较会照顾人,一些人比较自私,大家玩在一起,是遮掩不住的。”陈玉婷发现,很多兴趣相投的年轻人就会走近相互了解。

“相亲本身就是要祛除功利化。”作为90后“红娘”,陈玉婷认为应该要采用润物细无声的方式,符合年轻人的特点。

陈玉婷还有相亲的“独门绝技”:创新交友方式。前段时间,她建了一个唱歌的微信群,不介绍身份信息,让年轻人在群里接歌。陈玉婷就是想用对歌的方式,让有好感的年轻人,自己就加上微信聊天。有时,相亲交友并不一定要说破,给年轻人自主选择的空间更重要。

陈玉婷有自己的“相亲哲学”:她反复告诉来参加相亲活动的年轻人,不要抱着非得成功的目的。不然,年轻人活得太累了。年轻人放开自己,在寻找共同的兴趣中去遇见爱情。

当然,陈玉婷并不是否定一些传统相亲的办法。有一些80后相亲者,年龄稍大,他们平时生活奔波在家与工作之间,平时没有时间认识很多朋友。她就会组织“三分钟约会”的项目。

陈玉婷分析:“这类年轻人相对比较成熟,很少会一见钟情。我们就是想办法让他们认识更多的人,有眼缘的,让他们慢慢地去交往和沉淀,才能扩大成功的概率。”

有些相亲老大难的群体怎么办?陈玉婷发现,有一些年轻人,性格很好,个人的条件也不错,可就是找不到对象。她每两周都会组织一次“相亲学院”活动,一方面告诉年轻人相亲中的基本礼仪,另一方面这里有很多单身男女,通过一些个人故事的分享,让彼此了解,增加交友的机会。

不过,作为一名资深“红娘”,陈玉婷坦言,也遇到过很多奇葩相亲者,让她哭笑不得。她遇到过,有的男生相亲的过程中,与女孩全程飙英文。有的男生靠自己努力买了房子,可是相亲第一次,就把女孩带到家里参观,诉说自己的奋斗历程。

陈玉婷直言自己无能为力,“这是很少数的群体,心理上存在一些障碍,不是我能帮助的。”

去年,网络上“共青团中央要帮你找对象”的话题“霸屏”微信朋友圈。有朋友转发给陈玉婷,“看到没,共青团也做红娘了!”

之后,团浙江省委用最快的速度成立婚恋事业交友部,陈玉婷也借着共青团改革东风,成为一名兼职团干部。去年11月,她成为团绍兴市越城区委副书记,负责越城区亲青恋项目,次月,她成为团绍兴市委统战权益部副部长,负责绍兴市亲青恋项目。

如何在团组织平台上做好相亲工作?陈玉婷发现了年轻人在相亲中的痛点问题——成本太高。

她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在绍兴,男孩与女孩约会,一般要吃一次饭,需要两三百元。如果,再喝一次咖啡或者看一场电影,大概要100元左右。一次约会的费用就需要三四百元。如果一个月有三四次体面的相亲,是一笔不小的开销。

如何用好兼职团干部身份?陈玉婷成立了亲青恋基地联盟,打造青年婚恋服务链。联盟里的商户,每一家都为绍兴青年提供免费的相亲场地和茶水供应,并且提供相关产品折扣和福利。同时培养商户负责人成为业余的公益红娘,丰富团的神经末梢,也让更多青年去喜欢的地方邂逅爱情。

团十八大结束之后,陈玉婷一直在思考,共青团工作如何突出政治性?她认为婚恋的工作与思想引领紧密相关——用具体的服务做到年轻人的心坎上。婚恋只是团组织服务的一个环节,通过走心的方式,培养年轻人共同的兴趣,把更多的青年凝聚起来,团组织的引导才能发挥作用,润物细无声地进行。

说起自己的未来,陈玉婷打算,一边做公益相亲,一边进行创业。“我今年10月份就准备结婚了。”她脸上挂着幸福的笑容,她坦言,尽管平时的工作很忙,但是自己喜欢,会把相亲工作坚持做下去。(记者 章正)

(原标题:90后“红娘”摸索年轻人相亲规律 练就“独门绝技”)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
皖IPC备09028595号 皖网宣备110026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6*768分辨率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新闻中心 | 供稿服务 | 图片库服务 | 广告服务 | 招聘信息 |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刊用本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