阜南新闻网
首页 新闻 媒体看阜南

嗨子戏传承又有后来人

2018-04-13 09:56 阜阳日报

694d540b5b63214077b1661dcacbc460

在阜南县沿淮一带的地城、于集、王化等乡镇,流传着这样一个古老而又年轻的剧种——嗨子戏。说她古老,是因为嗨子戏最早起源于固始、商城一带,以民间地灯小戏为基础,吸收兄弟剧种的表演艺术发展演变而来,约形成于清朝中叶,至今已有200多年的历史;说她年轻,则是因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经过音乐老师周学忠的整理,得到了飞速发展,并于2011年5月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。

而今,嗨子戏几位代表性传承人都已进入古稀之年,为了更好传承嗨子戏,2012年7月,阜南县开始筹建非遗传承培训班,招收10岁到15岁的儿童,并于2013年2月正式开课。

走近独有地方剧种形

成于清嘉庆、道光年间的嗨子戏,主要流行于安徽西北部阜南、颍上、临泉,以及河南淮滨、固始、商城、息县等地。唱腔开头以“嗨”字音起腔,每句的结束常带“啊”、“吔”、“哇”等表示感叹的字音,分为主调和花调两大类,主调有老生调、喜娃子、苦娃子三种,花调有下陕西、放鹦哥、打货、祭塔调等六七十种,传统剧目有本戏、折子戏、三小戏等一百多出。

新中国成立后,随着阜南县嗨剧团的组建,以及一大批文艺工作者的苦心经营、传承,嗨子戏迎来了快速发展的春天。在上世纪五六十年代,年平均演出280余场。改革开放以后,年演出场次高达300余场,极大地满足了群众对文化生活的渴求。

“嗨子戏是沿淮地区独有的一个地方戏,我10多岁的时候就开始学唱嗨子戏,到现在已经有60多年了。”今年75岁的嗨子戏第五代传承人孙丽霞告诉记者,上世纪五十年代,父亲从复旦大学毕业后到阜南县双碑社区的一所学校当教师,她就出生在这个地方。村里的业余剧团每到农闲时节就会演出一些地方小戏,每每都吸引众多村民前去观看。

听到插科打诨的地方,孙丽霞会和现场的观众捧腹大笑;遇到悲伤的唱段,她也会跟着剧中人物一起流泪。小时候,这种带有浓郁乡土气息的嗨子戏不知给她带来了多少欢乐与感动。

曾经唱响淮河两岸

1958年,阜南县嗨剧团正式成立,组织老艺人排练《鞭打桃花》、《王员外休妻》等传统折子戏。那一年,正在上中学的孙丽霞被抽到县文化馆学习曲艺,次年进入县文工团学习嗨子戏。那时她只有16岁,小时候观看业余剧团演出时埋下的种子开始萌芽,那段珍贵的学习经历也为后来从事文艺工作奠定了基础。

“当时,阜南县艺校从中岗中学请来了一位叫周学忠的音乐教师,正是通过他的整理,嗨子戏才在阜南这块土地上发展起来。”孙丽霞说,当时,嗨子戏的主要伴奏乐器是锣鼓,周学忠通过加入丝竹乐器,在作曲方面取得了重大突破,使这一传统剧种在1963-1965年间进入了顶峰时期,先后排演了《智取威虎山》、《三击掌》等30多部大型戏剧。

“当时嗨子戏无论到哪里演出,十里八庄的老百姓都来看,有舞台就在舞台上演,没有舞台就在地上围出一块演出场地,除了观众席,墙头上、柴火垛上都是人。”据嗨子戏第五代传承人李玉英回忆,在1978至1981年间,阜南县嗨剧团的年演出场次高达300余场,在当地有数以百万计的观众群,先后演出了《吴三宝游春》、《方秀英坐楼》等50多个正本戏、折子戏,以及《小二黑结婚》、《焦裕禄》等现代戏。

由于多种原因,阜南县嗨剧团于1982年撤消,民间班社活动也迅速萎缩且后继乏人,阜南嗨子戏面临着严重的生存危机。“在广播电视普及以后,嗨子戏的受众出现了大面积萎缩,但剧团的排练依然在持续,只是节目形式有了一些变化。”据孙丽霞回忆,嗨剧团撤消后,梆剧团还在排练,也陆陆续续进了一批年轻人,这为后来的传承创造了条件。

不遗余力培育新人

进入21世纪以后,阜南县委县政府加大了对文化遗产保护工作的力度,阜南嗨子戏得到了重点关注。特别是2013年初,阜南县文广新(体)局作为牵头单位,组织县民政局、县教育局、县第一职业高级中学联合开办了阜南县嗨子戏传承班,至今已经招收两届学员。同时,聘请嗨子戏省级传承人孙丽霞、谢学芳、李玉英和市级传承人李振英、牛侠、骆桂平、孙守卫等人现场授课。

“我在这里带身段、把子功两门专业课已经有5年多时间,每周六节课,发现了不少好苗子。”在阜南一中老校区院内的嗨子戏传承班练功房,记者见到了今年74岁的李振英,她曾经在阜阳戏校专业学习梆子戏,之后便进入阜南县剧团工作,退休已近20年时间。2013年春天,阜南县嗨子戏传承班招收了第一期学员,她二话没说就接受了到这里任教的邀请。五年来,她每周安排两个半天时间到学校上课。她告诉记者,班上好几个孩子基础都不错,像2017年从许堂乡招来的孤儿张倍倍,今年刚满14岁,练功特别下劲;还有从黄岗镇招来的孙茹,虽然只有11岁,但很有灵性,入班不久就进入了状态。孙丽霞告诉记者,前来传承班授课的老艺人们,年轻时各个都是台柱子,功底非常扎实。“大家都想着发挥余热,把嗨子戏的唱功和舞蹈动作手把手地交给来这里学习的孩子们。”

非遗传承结硕果

2010年,由阜南县嗨剧团编排的大型现代嗨子戏《王家坝之歌》被搬上舞台,讴歌了濛洼蓄洪区人民舍小家、为大家的王家坝精神。作品在全市范围内引起广泛关注,为嗨子戏推广和传承开辟了道路。

“嗨子戏传承,关键在于发现和培养代表性传承人,为此县财政从2013年起每年拿出16万元支持嗨子戏传承班办学。”阜南县嗨子戏传承班教研室主任尹建民告诉记者,县文化馆还积极向上级主管部门争取非遗保护专项资金,用于维持学校的正常运营。在招生方面,优先招收全县范围内12-15周岁的贫困家庭子女、孤儿,学校不收取任何学费,同时享受每人每年2000元的职教补贴,达到15周岁的建档立卡贫困生职教补贴标准为每人每年2000元。三年学习期满毕业后,由县一职高颁发中专毕业证书,部分学员签约至县演艺中心工作。

“2016年7月,在第一批50名学员中有6名优秀学员顺利考入安徽艺术职业学院继续深造。”阜南县文化馆馆长李建军表示,从2013年至今,阜南县嗨子戏传承班已经走过了5个年头,一批有潜质的学员被选拔出来,为嗨子戏传承和发展注入了新鲜血液。下一步,当地将加大扶持力度,真正把这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发展好、传承好。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

皖IPC备09028595号 皖网宣备110026号 建议最佳浏览效果为1026*768分辨率

联系我们 | 关于我们 | 新闻中心 | 供稿服务 | 图片库服务 | 广告服务 | 招聘信息 | 不良和违法信息举报
本网站所刊载信息,不代表本站观点。刊用本站稿件,务经书面授权。未经授权禁止转载、摘编、复制及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必究。